我夫君他权倾朝野(宁端席向晚)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渊爻时间:2019-03-13状态:连载中

分类:言情小说时间:2019-03-13频道:女频

我夫君他权倾朝野(宁端席向晚)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辈子皇权之争,席家站错了队,全家被连累得锒铛入狱凄苦惨死;这辈子,席向晚决定帮全家脑子不清楚的人提前选好光明大道。所以,她准备想办法和那个即将权倾朝野的未来首辅宁端打好交情。结果交情打得太好,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详细描述

我夫君他权倾朝野最新章节是作者渊爻创作的一本架空历史言情小说,它的狗万和亚博_狗万地址足彩吧_狗万 狗博是宁端席向晚,作者以细腻的笔风,超越一般的灵感,给您带来从未有过的阅读体验。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上被逼嫁人时,席向晚无奈找宁端打商量:假成亲……传说中心狠手辣的首辅:赐婚圣旨早在我手中,什么时候成亲?席向晚:一个人救全府还要救英年早逝的首辅,我心好累。宁端:……嫁给我,放着我来。

我夫君他权倾朝野在线阅读

席向晚猛地睁开眼睛,被喉间似乎堵住了一团棉花似的触感难受得皱起了眉,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方才觉得舒服一些。
“向晚!”身旁的圆脸小姑娘长舒了一口气,“还好你醒了……方才你脚下一滑就掉进池塘里,真是吓了我一跳!”
席向晚转头凝视着这个看起来有点陌生有点熟悉的圆脸姑娘,恍然从记忆深处翻出了一个人名,“婉月姐姐?”
“是我。”邹婉月连连点头,紧紧将席向晚抱在怀里,“冷不冷?你的侍女不知道跑去了什么地方,我让思沅去替你拿披风,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来不来得及?
席向晚举目四望,看见自己和邹婉月抱在一起的地方是一处荷塘。
而她这一辈子,也就落水过一次。那次落水之后,她染上风寒,睡了四五天才休养好,在那之后,再也不敢靠近水池子,这毛病留了几十年,也没能改过来。
可现在,她虽然被侵入骨缝的寒气激得瑟瑟发抖,神智却清明无比,和上一次完全不同。
这是梦?
席向晚悄悄地将手探到另一边手臂上拧了一把,疼得微微皱了一下眉毛。
好在她活了三十来载,修身养性,心中惊骇的同时,面上却一点也没显露出来,反倒是安抚身旁的邹婉月道,“我没事,只是不知这明明是供人走路赏莲的地方,怎的如此湿滑。”
邹婉月心中一惊,更紧地抱住席向晚,小声道,“阿晚别怕,下次若我们再来,就带多些人,让他们在后面跟着看着便是。”
席向晚点了点头,冷得又打了个寒颤。
这令人几乎连血液都冻了起来的寒冷令她无法再欺骗自己这是自己的梦境或者幻觉。
席向晚清清楚楚地记得,作为樊家老太君的她刚刚还在自己嫡长孙的满月酒上,笑着谢恩接下了皇帝令三皇子亲自送来的大批贺礼,又听朝中数不清的官员们声声贺词不绝于耳。
当时樊家的声望之高,就连皇家也不得不略低一头显出讨好的态度。
可大约是将近不惑之年,席向晚居然在孙子的满月酒上晕了过去。
等她再醒过来,就已经被邹婉月抱在怀里了。
席向晚记得自己落水这时,还没来得及及笄,十四岁出头一些的年纪,就因为这次的风寒落了病根子,养了一两年才将将好起来。
既然她尚未及笄,也就是……她的亲人、席府全家,都还好好地活着!
席向晚才想到一半,邹婉月的惊呼声打断了她,“阿晚,我们快往那边走!”
远处马蹄声渐近,听起来似乎有人正在策马奔来。荷塘一边本就是马场,一墙之隔,也许是有人一时兴起跑错了路。
“你这一身衣服都湿透了,绝不能让人看见的!”邹婉月努力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席向晚,焦急地向后张望,“思沅怎么还不回来?”
“别慌。”席向晚站起身来,一边脚踝钻心的痛,想来是刚才跌入荷塘里时扭着了。她借着邹婉月的搀扶勉强站稳,小声对她道,“别怕,我们往那处走,有块大石头,应该能挡住你
我。”
邹婉月抬眼一看,不远处果然有一处假山景观,那石头两人多高,挡住她们两个女孩子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兴许是席向晚的声音太过镇定,邹婉月也跟着平静三分,她小心地扶着席向晚往假山那头走去,两人互相搀扶着悄无声息地倚着假山站好了。
马蹄声来得很快,几乎和她们一前一后。
“瞧你带的这是什么路?”有个少年调笑道,“这地方跑马还不得吓坏几个千金闺秀的?”
“走错就走错了,”另一人不以为然,“反正也没人,从这中间穿过去便是。”
这几人年轻气盛,说的话也令席向晚忍不住笑了笑。
可紧接着,他们的下一句就让席向晚笑不出来了。
“哎,那假山后面是不是也长了什么花花草草?怎么看着后面老有东西在晃?”
席向晚和邹婉月同时低头一看,那假山石上有不少的孔眼,正好能从对面一眼望到这里。只是这些孔洞不过两指粗细,少年们倒是看得仔细。
“我去看看。”又一人开了口,他的声音冷冷淡淡,席向晚听着就觉得两分耳熟。
邹婉月小心地弯腰从孔洞里看了眼,吓得面色煞白,“那是四皇子和他的陪读玩伴!”
四皇子……那就是下一任的皇帝了。
席向晚伸手捂住邹婉月的嘴,朝她轻轻摇了一下头,待对方安静下来,她才低头整了整自己半湿的衣衫,往外走去。
邹婉月愣了一下,正要伸手将席向晚拽回来,就听见脚步声已经近在咫尺了。
席向晚才艰难地忍痛跨出了一步,就和绕过假山石的少年面对面撞上了眼神。
少年穿着一身红色曳撒,衬得他俊美无俦,高眉深目往下,是淡得几乎没有血色的嘴唇。他脸上表情冷冷淡淡,一丝笑意也看不见,令人望了就遍体生寒。
席向晚恍然间似乎想起了这人几年后的模样,弱冠后的他,连敢直视他眼睛的人都少了。只因那双眼睛无论看向哪里,哪里就是血流成河……
不过短短三年,他就从默默无闻走到权倾天下,又日落西山掉了脑袋,是十几二十来年后仍然被人津津乐道的传奇首辅之一。
谁能知道,这个人的崛起和落幕,都这么快?
“宁端,找着没啊?”四皇子扬声问道,“你矗那儿干什么?”
席向晚眨眨眼睛,这才发觉自己竟是直直地盯着这位未来首辅看了半晌。她提了提沉甸甸的裙摆,淡然地朝宁端点点头,正要往前再跨一步,就见宁端大步朝她走来。
宁端手长脚长,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席向晚面前,他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短短一会儿,一手扶住了她,低不可闻道,“别动。”
席向晚怔怔看着他弯下腰去,在她脚边掐了一枝盛放的虞美人,就转身离去。
四皇子见宁端去而复返,还拿他开了句玩笑,“花太好看晃你眼睛了?”
宁端将正红的虞美人往四皇子马嚼子上一戳,面无表情道,“是好看,挪不开眼。”
站在假山后的席向晚猝不及防被宁端的话调笑得耳尖一热。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我夫君他权倾朝野(宁端席向晚)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喜欢请关注本站免费观看更多精彩小说!

免费章节阅读